McGrenere, J. and Ho, W., (2000). Affordances: clarifying and evolving a concept. In Proceedings of Graphics   Interface 2000. 179-186.

Affordances: Clarifying and Evolving a Concept
承擔性:澄清和逐步發展的概念

承擔性的概念在人機互動是個受歡迎的題目,但尚未被理解。Affordance這名詞最早是由Gibson所提出,但之後Norman對此解釋雖然相似,但重要的地方卻又不同,所以此篇文獻將澄清Affordance「承擔性」的概念。

關鍵字:Affordance, usefulness, usability, design.

Gibson’s Affordances

Gibson的「直接知覺論」-表示行為者與環境之間由於對應條件的互補所產生的行為關係,所以行為者與環境是不可分割的,例如:某處地表具備了水平方向、表面平順、向外延展與堅硬這四種物理性質,該處就為一般陸棲動物提供了「支撐」的承擔性,所以當行為者看到穩固及不透明的表面,直接知覺就是可以把腳往前,可以走過去,這是環境本身就已經帶有訊息,直接可以影響行為者,與行為者本身的經驗及文化無關。

承擔性探討的是一種特定環境之於特定動物的行為可性能,不因為它是否被察覺,或是否被執行而有改變。由於承擔性與它的知覺資訊是分離的,所以當資訊缺乏、不明顯時就會產生錯誤的情形,例如:一個門隱藏在一個門板後面,但時沒有提供管道及訊息傳出,這時候就可能產生錯誤。

另外,他也表示承擔性是巢狀的,例如:一個蘋果帶有的訊息是「吃」,但吃這個動作合併有咬、咀嚼及吞下,所以環境其實會傳達出巢狀的一連串訊息,但這點Gibson並沒有說明得很清楚。
 

Norman’s Affordance

Norman的解釋為物品的承擔性如果應用適當,使用者一看便知道如何使用物品,不必靠圖片、標示或說明書,例如:椅子看到就知道是可以坐,也可以把它帶走。Norman覺得Affordance與行為者本身的經驗、知識及文化有關,透過這個去解釋他們所察覺得物品,這與Gibson有差異,但卻與現代心理學家的觀點相似;他覺得應該要讓行為者察覺承擔性,甚至導引使用者接受到實際上並不存在的行為可能,以達到特定的目的,所以應該提高承擔性,讓行為者看到就知道如何操作。例如,一個門沒有門把,也沒告訴行為者如何使用,此時期傳達出的訊息就不夠,所以物體要有足夠的訊息傳達出可能的行為,讓使用者可以知道如何使用,所以門就需要一個把手讓人知道可以把它拉開。

 

GibsonNorman兩者不同之處:

Gibson’s Affordance

l           行為者與環境之間由於對應條件的互補所產生的行為關係。

l           與本身的經驗、知識及文化無相關性。

l           二元論-承擔性存在或著不存在。

Norman’s Affordance

l           察覺承擔性也許是其存在或不存在的行為。

l           建議或提供線索讓行為者知道如何使用。

l           與行為者本身的經驗、知識及文化有關。

l           可以讓行為更困難或簡單。